王牌特工兰斯洛特前往阿根廷执行一项营救任务,营救对象是一位在原力研究与开发领域具有极高权威的大学教授。策划绑架事件的幕后黑手是已经堕入了原力黑暗面的云度大师。他现在的身份是亿万富翁、天才、慈善家,可能还是妇女之友。身为大反派的他为自己起了一个骚包的艺名,叫情人节。情先生绑架教授的原因是要利用教授的研究来让全人类都堕入原力的黑暗面,从而一劳永逸的解决人口问题。情先生志趣高洁、反对暴力,所以打架、砍人主要靠自己身边那位有一双比光剑还锋利的假腿的女助理。

男主角如很多同类故事的设定一样,是个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惹了麻烦被抓进警局的他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有个怪叔叔来自己家里,交给自己一个徽章,还告诉他“有事找大哥,大哥能帮你解决好多问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男主角动用了徽章的特权,果然召唤出了风度翩翩的科林费斯大叔。大叔不但把男主角救了出来,还非常热心的给他介绍工作,并亲自带他到裁缝店去面试。正所谓不想当锅匠的裁缝不是好间谍,大叔给男主角介绍的工作正是接替被大力金刚腿劈死的兰斯洛特成为一名王牌特工。虽然在别人眼里是个无所事事的屌丝青年,但大叔却看出这小伙子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特工奇才,将来如果打通了任督二脉肯定飞龙上天。

求职之路总是充满艰辛,男主角要顺利获得特工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必须要通过重重考验。在一干名校精英之中,连技校文凭都没有的男主角要想脱颖而出谈何容易。考察期中主角接受的考验包括半夜马桶堵了水淹卧室、高空跳伞打不开伞包且不会有托尼斯塔克遥控芝士焗龙虾战甲来捞人、养狗并对它开枪。最后一个环节是最困难的,男主角便没能通过这项考验。而王牌特工们在大洋彼岸的同行神盾局就出了个可造之材,年纪轻轻就下得去手了结对自己肝胆相照有情有义的旺财,后来此人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二五仔。养狗这项任务其实有着丰富的内涵,从多方面考察候选人的综合素质,比如它还会涉及阴阳术数、五行八字、周易起名的能力。给狗狗起James Bond,Jason Bourne,Jack Bauer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选项。而我很想知道如果回答Justin Bieber是个什么水平。

在主角接受入职培训与考察的同时,正牌特工大叔们也在与大反派互相试探。手眼通天的情人节先生西方的领导人哪一个没见过,与各国政要、情报机构都有联系,却不清楚王牌特工的存在。从这里能看出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来,英国的特工组织是以裁缝店命名的,而天朝的特工组织却是以烤鸭的烹饪流派来命名,吃货本色可见一斑。为了调查情先生的阴谋,大叔深入虎穴,独身前往对手的府上赴宴。席间双方就特工电影这一问题充分交换了看法。本来一切都进展良好,但到了最后时刻还是搞砸了。因为这个抠门儿的美国人吃开心乐园餐居然不送玩具。开心乐园餐的全部意义就在于玩具!于是双方就此结下梁子,不死不休。

大叔在赴宴的同时搜集到重要的情报,调查到美国境内一个与大反派情人节先生有关的[哔]教组织。于是大叔再次孤身涉险,去美国肯打鸡州[哔]教教众聚会的教堂一探究竟。由于与教众发生冲突,大叔大打出手,并进而大开杀戒。血洗了教堂之后的大叔逐渐清醒过来,这时反派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按照一般特工电影的套路,大反派应该发表一番获奖感言并选择一种特别纠结的方法来弄死好人,以便好人能有机会逃出生天。但是情人节先生表示“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焰火”,所以没有按照套路来,一枪结果了大叔。

事实上,教堂里发生的事是大反派做的实验。他通过广泛散布出去的免费手机卡以及天上的卫星来影响人们的脑电波,触发人们的攻击性,使人们互相残杀。为了阻止大反派的这项人类补刀计划,更为了给殉职的大叔复仇,男主角集结了最后可以信任的力量,前往反派在北极的大本营展开决战。
正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西装。变装之后的男主角瞬间逼格上了好几个凳次,犹如大叔附体,大杀四方。男主角牢记大叔的教诲,逼格越高,能力越大。主角的活跃表现,加上后方有力的技术支持不失时机奉上的烟火表演,原本不利的局势很快被逆转。最后的障碍只剩下大反派的女助理。跟前不久的《木星上行》一样,在本片里起最关键作用的也是脚上的装备。女助理虽然灵活的摆出各种姿势,但却被男主角的脚扫了一下就毒发身亡,如此强大的威力简直堪比杨幂老师。
拯救了世界的男主角找到一直被反派囚禁的瑞典公主领取任务奖励。公主带他逛了自己的后花园。从此以后特工和公主在一起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彩蛋1:男主角演绎特工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彩蛋2:男主角回到家中,发现竟然没死的情人节先生。后者不知在哪搞瞎了一只眼,神秘兮兮的说:“我想跟你聊一下‘复仇者计划’。”

———————————————————————————————————————

好基友孙先生在给我极力推荐这部电影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部《王的男人》应该是前些年那部《王的演讲》的续集吧?不过风格似乎差得蛮大的。

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我一早就留意过的那部《特勤局》。当时在时光网看到一篇专题,大概是说15年有哪些电影值得期待。那位小编重点提了《特勤局》这部电影,似乎还用了感叹号来加强语气。我心想这么卖力的推荐一部电影,不是收了钱,就是真的爱得发狂。不过现如今往往越是收了钱的越爱假装客观中立严谨;敢于完全抛开羞耻心的在本应严肃冷静的新闻稿里坦率的表达激动心情,那一定是真爱。于是出于好奇我就开始关注起这部电影来了。

关注当然首先是从阵容开始的。当时确定的演员似乎只有科林费斯叔。特工、漫画、科林费斯叔,这些我都很喜欢,可是前两者如何与最后这项关键元素融合,对于当时的我有些难以想象。接下来看到导演是马修沃恩,心里有了些底,有他坐镇电影一定不会难看。后来预告片出来,终于完全放心。

马修沃恩的本事不是化腐朽为神奇,而是化神奇为更神奇。他这些年拍的就是商业味道最重的题材,而且也不会想着去另辟蹊径、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这个被拍烂了的题材。他就是沿着过去的套路来,但会把一切都发挥到极致,击穿那一层其他导演往往就差一点点就要捅破的薄膜,从而彻底激活观众的爽快神经。马修沃恩的商业动作片给人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满足。在每一处细节都与观众的期待差不多,但这里的差不多全部都指的是比观众的期待高一点点。于是汇总在一起就成为了120分的超出预期。

上述那种持续性的比观众期待高一点点始终都保持着一个比较均匀的海拔,直到科林费斯叔的教堂大战。观众都很好奇一向文质彬彬的叔在《海扁王》导演的调教下,会在这一部限制级动作新片里凶残到什么程度。我们以为大叔顶多也就是拿着雨伞飘逸的打两下,顺带展示一下特工的各种小玩意。结果大叔是真拼了。一枪一个爆头时我都能感受到被大叔捏疼了的扳机。打完手枪后索性抡起拳头上,duang duang的闷响不绝于耳,让我情不自禁的轻轻点着脚打拍子为他的人皮鼓伴奏。打架就不应该有任何限制,不然我们就去看体育比赛了。这一段大叔把能用得上的杀人手段都使了个遍,导演的邪气与灵气也展现的淋漓尽致。我们都幻想过用手枪、匕首、斧头、拳头、拖把杆弄死那些我们看的不顺眼的家伙,而深谙观众心理的导演则用最流畅的节奏把我们的这些幻想串联在一起,成为这一篇华丽的乐章。

一顿美食离不开合适的食材,一场痛快的打斗戏也离不开合适的挨揍对象。教堂这一段最妙的就是选择了狂热的[哔]教分子来作为大叔的靶子。这类人群往往因为过度执着于自己的信仰而变得盲目、极端、不可理喻。既然不可理喻,那就只能人道毁灭了。有人也许会说,这些人也是被洗了脑,不能怪他们。那么同样的道理,丧尸也往往不是自己选择去当丧尸的,所以面对丧尸时人们就应该束手待毙吗?当一个人失去了理智,他就跟我们不一样了。丧尸元素之所以在如今的电影里盛行,我想是因为它们长着与我们相似的外表,却完全不讲理。人类引以为豪的逻辑思维在这些家伙的面前完全行不通,所以只能拔出枪来爆头。丧尸这一电影中的假想敌正是源于人们对于被如潮的失去理智者包围的恐惧。历史上那些残酷的屠杀、耸人听闻的运动,施暴者在做出可怕行为的当时,就是陷入了一种丧尸状态。有人会说这一切应归罪于背后的煽动者,就像丧尸电影最后算总账要去找始作俑者的大制药公司。但这并不能豁免丧尸的罪孽,丧尸如果服了解药恢复了理智,那当然应该受到人类社会的欢迎。但只要在这一秒钟还是丧尸,就理应被人像科林费斯叔这样爆捶。

本来演到大叔[哔]的时候,我心想我得给这部电影减分了,这种心理持续到男主角换上西装。看到这里我明白导演为什么一定要让大叔先领便当了。因为不然就对这位新人男主太不公平了。如果像我一样任性的观众总是不知收敛的眼睛围着大叔转,就势必无法好好关注最后主角麻雀变凤凰带来的惊艳。而终极决战在有教堂百人斩珠玉在前的情况下,还能更进一步,绚丽的头脑风暴是近来看到的最具想象力的画面,残暴之余透着莫名的喜感,而雄壮的配乐也与之相得益彰。不过我在看的时候还是脑补了金三胖和腐兰兰特别喜欢的那一首歌曲。

萨缪尔杰克逊贡献了本片的大半笑点,比起去年游离于主线剧情之外的《机械战警》,这次全身心投入的他显然表现的更加亮眼。同样由他扮演的尼克弗瑞也是个高逼格的拉风特工,而到了本片把端起的架子放下来又能立刻成为跟西方的领导人都谈笑风生的逗逼大魔头。这个角色的名字叫情人节,不知他是否了解世界上有些人喜欢过一个叫白色情人节的节日。估计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更加坚定毁灭世界的决心。因为这个节日的名称也太歧视有色人种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祝大家在这个名称不怎么政治正确的节日里能度过愉快而有意义的一天。

Everything是一款很牛的文件搜索软件, 速度飞快,支持正则表达式。

快到令人发指,不但搜索快,引索也快

 

我测试下来一个内置硬盘加两个外置硬盘,几秒钟就完成引索。个人使用下来的感觉的确是够快速的,而且它自己创建的引索文件也非常小巧,就 2MB 左右。虽然只能搜索文件名,但是其表现足以代替 Windows 的搜索了。

如果想搜索全文,可以使用小众推荐的 Super Finder – 全文搜索。

如果你已经对 Windows 自带的搜索功能不满意,可以尝试使用这款软件来代替自带搜索功能。

不过,推荐他的原因除了速度快外,另外的原因是 Everything 支持正则表达式,虽然不是很完美。测试下来,\w \d \s 无效,只能用 [a-w],[0-9] 等相应表达式代替,似乎搜索时候直接屏蔽了 ‘\)。另外要使用正则表达式搜索,要点击选项在 搜索 > 使用正则表达式 来打开对正则表达式的支持。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特色功能是,可以把 Everything 作为一个小型的文件服务器 (scavin:支持 HTTP,FTP/ETP,谁能给解释下 ETP 是什么东西?),只是要小心使用,因为感觉上安全设置很简单,进入后可以查询访问所有文件。不做作为临时的局域网的文件服务器是足够的。

scavin: 这是很牛逼的一个功能,我能在浏览器里搜索你电脑里的内容,哦耶,记得加密码。

优点:
1.速度非常快
2.支持正则表达式
3.可以作为小型文件服务器
4.支持中文搜索

缺点:
1.只支持 NTFS 文件系统,不支持 fat32 文件系统
2.只搜索文件名
3.正则表达式不完全

官方网站

乐队传记

你已播下种子。现在应该收割。

你见过金属的真实之音归于平静,环绕的是那微弱轻语的振颤和音。但请仔细倾听那些轻语,你会从中发现真理之种。四种声线。五位毁灭的先驱,耐心等待着崛起的时机。时机到来之日,这五位就会永远地改变你的世界。音波的破坏力已达到空前的高度。这些声线已经击杀了巨龙并宰杀了男爵。他们在正义之地纵情肆虐,将符文大陆焚为平地,让数以百万计的提莫死于非命。当他们到来时,他们的金属声波就会侵袭人们的灵魂并惩治人们的肉身。你将观其容而退缩,闻其名而颤抖。他们就是……五杀摇滚乐队。

  五杀摇滚吉他手 莫德凯撒

  莫德凯撒生来就是一名不羁的吉他手,把他的成长期都花在磨练金属乐的技艺上,直到他的扫弦功力过于出神入化,以至于他的吉他总会在他狂躁的弹奏下破损并报废为止。他四处游历,不顾一切地寻找着那把与他相称的乐器——被称为“至尊者(Numero Uno)” 的传奇吉他。至尊者和他一样,都是由金属而制,为金属乐而制,并且还是一把以牢不可破而着称的斧头,因此莫德凯撒希望它能经受得住他那狂野至极的演奏。终于,在数年的搜寻后,他在一个恕瑞玛人的地穴中发现了深埋的至尊者。但当莫德凯撒第一次抓住这把乐器的柄时,它也牢牢抓住了他,对他灌注着杀意,驱使着他的摆头天性变得前所未有地又猛又烈。莫德凯撒在从地穴出来后,整个人都变了。在他回到文明社会后,他的古怪行为很快转变成暴力。在一次改变命运的乐队练习中,至尊者的威力变得过于强大——莫德凯撒陷入狂暴状态,杀死了他乐队的队友们,包括他们积极向上的主唱,卡尔萨斯。

“我的演奏不会在十一点散场。它把十一点熔掉了。”——五杀摇滚吉他手 莫德凯撒

  五杀摇滚主唱 卡尔萨斯

  五杀摇滚主唱卡尔萨斯,不是诞生于世,而是重生于世。他生前是一位有前途的金属乐歌手,被暗影岛的魔鬼们看中,并在他被莫德凯撒杀死后,为他注入了亡灵能量,然后将他的歌喉浸泡在无数迷失灵魂的狂怒中。卡尔萨斯得以继续歌唱,并在他于“暗影树干”的首秀上,生吃了一只魄罗,然后用沙砾漱了口。这个举动为他自己赢得了可怕的声望。他让自己成为了暗影岛最棒的声乐家,但很快对当地器乐人才的缺乏产生了厌烦情绪。在回忆起莫德凯撒那无与伦比的弹奏后,卡尔萨斯设法回到了瓦洛兰,并且还获得了帮助。帮助卡尔萨斯的人,是他唯一觉得能与自己相媲美的音乐家——弹奏贝斯的摆渡者,约里克。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取走你的命。”——五杀摇滚主唱 卡尔萨斯

  五杀摇滚贝斯手 约里克

  五杀摇滚贝斯手约里克,将他在暗影岛的早年时光都花在了用他那震颤人心的贝斯演奏来折磨食尸鬼和幽灵上。但随着岁月的流逝,食尸鬼们开始享受这位袭脑艺术家的演奏。最终,它们成了约里克的铁杆粉丝团,并跟着他穿越了暗影岛,而它们身上的泥巴色为他赢得了“棕色音符”的绰号。在将卡尔萨斯摆渡回瓦洛兰时,约里克决定加入他,创造一个“真牛”的乐队,并将他们骇人的交响曲释放给对此毫无所知的生灵们。

“再来点儿贝斯的低音。加大贝斯的音量。加大贝斯的音量。再来点儿。再来点儿。”——五杀摇滚贝斯手 约里克

  五杀摇滚键盘手 娑娜

  在到达瓦洛兰并与莫德凯撒重聚后,三个摇滚甩头客席卷了各个地方,用魔鬼般的曲调残害着所有还有听觉的生灵。但他们遇到了旗鼓相当的人,那就是娑娜。多年的寂静,将她的听觉调和得可以经受起各种各样的金属乐。她的韧性,以及她在满身是血时狂扫琴键的能力,都给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并邀请她加入了乐队。然后,五杀摇滚键盘手娑娜就诞生了。在她加入后,乐队的破坏力得到了显着增幅,并且很快就只剩酷寒的北地还庇护着最后一丝人性。金属的庞然巨物,意味着五杀几乎已经完成……

“……!”——五杀摇滚键盘手 娑娜

  五杀摇滚鼓手 奥拉夫

  他们的屠戮还在持续进行着,魔鬼般的四重奏终于到达了弗雷尔卓德那酷寒的不毛之地。部族们挨个沦陷,嚎哭深渊也在嚎哭乞怜,村落已被点燃,整个世界随时准备燃烧。在四人找地方畅饮庆祝时,他们进入了符文之地仅存的那间酒吧,并发现它的存货都被一个男人扫荡一空。奥拉夫喝得醉醺醺的,嚷嚷着“让你们这群**里力气最大的来”要和他们比试掰手腕。约里克上前应战,对决开始。据说,这两人的这场角力之战僵持了数日,他们只靠威士忌和花生来维持生命。最后,卡尔萨斯,厌倦了这个僵局,把奥拉夫加进了乐队中。“我唯一拿手的就是敲东西,”奥拉夫说。“好极了,”卡尔萨斯低啸着,“你可以当我们的鼓手。

“给我来个新的陶鼓、桶鼓、军鼓、双踩,还有牛铃。是啊,基本上要来套新的了。老的那套坏了。着火了。是啊,我把它们点着了。”——五杀摇滚鼓手 奥拉夫

歌词

I.LIGHTBRINGER

Fellow armsmen, I ask you,Will you follow me tonight to break their spine,And reclaim what once was mine?Those cravens.
Backstabbed me, deceived me,Never shall I tolerate their crimes again,Now let the hunt begin.
7000 souls, scared and daunted, such tale of woe,Not too long ago, this village was a golden?scene of hope.
Call down the reckoning,To bring back hope and peace,Restore our gloria,To live forever.
Bring down the dark regime,I know how to unleash eternal power,Lead us to order,I am the Lightbringer!
Fellow warriors, I ask you,Should my campaign come to an end?There’s way more to avenge.
15 million souls,Living in this realm without much hope,Not too long ago, this kingdom was a golden?state of hope.

II.DEATHFIRE GRASP

Fighting shadows,in their haunting guise.Smiting the wicked baron,and unleash my might.
When we face our final hour,in the darkest rift.Come what ever may,I’ll be the death of you.
After channeling my power,Your end will be swift.Now there’s nothing in my way,You’ll feel my deathfire grasp!
Clashing minions,ravaged fields of war.Manifest my dominion,total chaos restored.

IV.LAST WHISPER

No matter how they fight today,No matter how much honor they’ll display.We’ll dominate.
Spells of war,Hear my call,Help me take them down.
They’ll hear my deadly last whisper,right before they die.
This melody seeks a new victim,Let it penetrate their mind.
I will revive, one more life,?to ignite them all,And their barriers will crumble,under all of my force,
they’ll fall,lets make them crawl.
And when we finally meet their king,There will be no ghost for him,We shall end it all.

VII.THORNMAIL

My king, my king, how was I supposed to know thateveryone will falter when you die.
And as we speak the army of our enemiesis approaching our gates, we cannot fly.
Behold, my son,There’s a way to save you all,Don’t you despair, don’t be petrified.
There is an armor,ancient magic made it strong,And you shall wear it when you face the fight.
This harness will guide us through dangerous night,It humbles the foe with its grace.
The thornmail will help us prevail and survive,Our deadliest fate we embrace.
Well done, my son, it’s the way to save you all,but don’t you think the realm’s been purified.
Creatures of darkness are still longing for your fall,Keep them in thrall, it’s time to smite and ignite.
My king, my king, how was I supposed to know thateveryone will falter when you die.
Son, smite them all!

音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