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叶知秋其人

 

七星派少侠叶知秋在市集偶遇一名奇特的相士。盲眼相士为叶知秋摸骨,言其命犯天煞孤星,必定将是克父、克母、克师、克友、克妻、克子之人。叶知秋怒而掀翻了算命摊。

不久之后,七星派真遭灭门之祸,唯有叶知秋一人生还。连其授业恩师苦竹大师,亦一并被奸人所害,尸骨不全。

叶知秋想起那名相士之所言,悲恸之下,本欲自裁。但长剑即将刎颈之时,却又升起不甘之念——若真是天欲绝我,难道就一定要顺天而行?为何不可与天相争,逆天求胜?

叶知秋断绝轻生之念,执意追查父母灭门凶手。因凶手用毒溶尸,而五毒有祖传《毒经》可辨天下各种毒药,故而化名裘子夜,前往五毒查探。

百五毒境地之上,波诡云谲。叶知秋贸然闯入五毒禁地,却不慎惊动守卫,惶急之下避入山涧,却见到少女尤奴儿沐浴。叶知秋恳求尤奴儿勿要声张。尤奴儿巧笑嫣然,言道若照苗地习俗,叶知秋需娶她为妻。她又怎会声张,曝露丈夫的行踪?

叶知秋心系父母之事,但尤奴儿的笑容天真无邪,活泼明朗,亦似一道清泉,洗去他心中重负。在尤奴儿的帮助之下,叶知秋终得潜入尤奴儿之师,五毒教主蓝彩蝶之书房,查阅《毒经》,却遍寻不着凶手所用之奇毒。但毒经附录中写,有五十三种异毒,为毒经所未载,其中四十种都在天山魔教之中。

叶知秋决意前往天山,并向尤奴儿许诺,等他从天山回返,便禀明蓝彩蝶提亲。尤奴儿点头答应,又道,我们苗地女子,最重承诺,我既等你,必定不死不休。

叶知秋来到天山,路遇爽朗大汉钟舒文。钟舒文询问许多中原事宜,更感慨,天山牧民生活艰苦,比不上中原富庶。

叶知秋夜探魔教总坛,却陷入到诡异机关之中,跌落魔宫重地。叶知秋大胆打开魔宫中央的水晶棺木,将其中的尸首搬出,却发现棺木内写着《天魔宝典》心法!

叶知秋初读宝典,竟被其中功法所迷,不知不觉中边读边练,竟入定中沉意潜心,不知周遭之变动。等到叶知秋睁开双目之时,已是七日之后。短短七日,心法已至第三层!

叶知秋破门而出,以天魔宝典心法杀退魔宫侍卫,众人以为教主鬼魂重临世间,纷纷下跪叩首,要尊叶知秋为天山魔教之主。

钟舒文率领一群魔教徒众前来。原来,钟舒文正是魔教长老,见魔教内斗不休,又食古不化;母亲本是中原女子的钟舒文一心希望能够光大魔教、开化民智、为教众谋求更好的生活。他特携魔教宝物紫刃流萤而来,希望叶知秋能留在天山,统率魔教。

此时魔教另一长老久蚩赶来,指斥钟舒文勾结外人,欲谋夺教主之位,乃是叛教死罪。两派人手相争,叶知秋终出手相助钟舒文。众人且战且退,钟舒文提议之下,众人决定先随叶知秋回返中原。

叶知秋回到中原,第一时间往五毒寻找尤奴儿。但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便再难更改——

原来叶知秋走后,尤奴儿被发现曾引外人出入五毒重地,身受怀疑。其时又逢蜃月楼前来挑衅,尤奴儿为洗清叛徒嫌疑,自请出战——谁能料到今次蜃月楼竟请出蛊王助阵;尤奴儿走入百草谷后,就再也未能离开。

叶知秋孤身闯入百草谷,大战蛊王,身中数十种奇毒而不倒。钟舒文冒死往援,终与叶知秋一同突围,并带出尤奴儿之尸身。

之后,叶知秋谨守诺言,将与上官小仙之成婚视为与亡妻的成婚日,完成与尤奴儿的婚礼。龙凤花烛喧天之夜,叶知秋抱剑独坐房中——从此之后,叶知秋将自己的铁剑命名为“孤鸾”。

将尤奴儿落葬之时,蓝彩蝶警告叶知秋:钟舒文等人的魔教身手已引起江湖中人的注意。中原武林与魔教向来势不两立,恐有自诩正义之士前来挑衅。叶知秋再度想起那名相士之言——“克父,克母,克师,克妻”,其中四者,竟已成真。如今钟舒文等人为自己之友,难道自己真的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叶知秋趁夜不辞而别。驿路边的小酒馆中,叶知秋遇一富商。痛苦之下,叶知秋竟忍不住将过往之事向其倾诉——富商大笑告知,若按此述,他与叶知秋一样都是天煞孤星之命格,但他坚信,命硬之人亦可见佛挡佛,见神杀神!

叶知秋醒来之后调马回转,往找钟舒文等。钟舒文与魔教众人正遭遇中原强敌,苦战之中叶知秋出现,三招荡敌,扫平战局。

此时那名富商含笑而至,亮出身份,竟是中原四大盟会之一,帝王州之盟主上官金虹。上官金虹力邀叶知秋等人加入帝王州,但叶知秋仍心系父母之仇,婉言谢绝。

叶知秋率众回返七星派,偶然之中,却开启了叶家世世代代守护的钱王宝藏。

瀑布之下,叶知秋终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亦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如此弱肉强食的江湖之上,自己若真有天煞孤星的命盘,便要成为天下至强的煞神——因为只有变强,才能不再失去。

叶知秋在钱王宝藏闭关,将魔宫宝典练至七重,炉火纯青。出关之后,叶知秋本欲前往寻找上官金虹,却收到一封书函——原来上官金虹已约李寻欢决斗,而决斗结果,他只委托叶知秋一人前往开启。

数月后,叶知秋携上官金虹之遗书,前往寻找上官小仙。上官小仙其时正为叶开所伤,心如死灰。叶知秋出示上官金虹遗书,告知,上官金虹唯一遗愿,便是请他代为照顾自己的独女。叶知秋与上官小仙成婚当夜,上官小仙忽问,你看我的时候,是否在想另一个女人?叶知秋怀抱孤鸾,淡淡回答: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亦将会是我的最后一个女人。无论我心中想的是谁,我都会遵照上官帮主遗愿,不离不弃,照顾你一生。

成婚之后,叶知秋挟上官金虹之遗命,外加不世之武功,顺利接任帝王州之盟主。叶知秋派钟舒文前往太白,将紫刃流萤沉入剑池,表明化解与中原武林之间恩怨的决心,将天魔教势力不动声色地融入到盟会之中。又积极进取、刻意扩张,十年之中,竟将帝王州建成四盟中最有野心与权势的一盟。

大佛残阳之下,叶知秋不动声色,心中却有狂潮汹涌——上官金虹遗书中告知他一条重要线索:能够溶人尸身的奇毒还有一样,便是当年的唐门禁药冥河水
青龙狂舞,江湖诡谲;如今灭门之仇的线索便在眼前;叶知秋能否寻出真相,手刃仇敌?而冷若冰霜却心如蛇蝎的上官小仙,对叶知秋是真情还是假意?会成为他逆天路上的阻力,亦或是助力?

——江湖传言,叶知秋曾再度偶遇当年那名相士。

相士认出叶知秋乃当年的少年,如今的盟主,吓得跪倒在地求饶。

叶知秋只淡淡对他说了一句。

“孤星照命,以剑破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