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太待见网络写手,兰大是个例外

兰大的成功(也有人认为他至今没有成功)应该是从高手寂寞开始的,高手之前,思想可以,但文笔和剧情着实不太上档次,高手之后,文笔上一本比一本好,由是有了兰神之称,到《饮》的时候,文笔上已堪称大成。

以《饮》为分界线,《饮》之前的作品,开头都很渣,属于慢热型,开头看的打呵欠,但只要坚持看就去,就越看越有劲,越看越欲罢不能。

《饮》之后,开篇便能引人入胜,这点上我认为跟古龙很像,开篇经典,后半就开始越写越差了,能摆脱这点的只有《情与血》。

其实出版兰大的书,我个人认为《情与血》比《高手》更有出版价值,当然有这个条件的话两本都出最好。

其实我也明白,《高手》是个梦。。。。

其实我觉得兰大已经老了,说直白点就是江郎才尽。。。

《惊仙》《读心》《高手2》,三本可以放在一起说,开局都相当经典,我现在都记得惊仙初时掉下悬崖时的那份坚持,兰大很多桥段都能让人心颤抖…

这三本的共同点也一样,写到后面,说实在的,只有惊仙我跳着看完了,读心完全无力吐槽,高手2没看,其实我认为,兰大本不用写高手2的。

也许,他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也可以说是文人的悲哀吧

其实我认为兰大应该算是成功了,他的思想影响了不少人(应该),无论是在写作方面,还是为人处世。

要先说明一下了,写此贴完全本着天马行空想到什么说什么的心态,没有任何逻辑顺序,跳跃会非常大。因为我对兰大要说的实在有很多,整理成文逻辑密切思维清晰什么没十天半个月基本搞不下来。要拍砖的也尽量轻点,我这人口才不好不会辩论,另外此贴全是我个人主观的东西,仅代表我个人个人个人个人个人….

还有,我对兰大,绝对是真爱~~!

第一次看《高手》是2005年,最后一次是2011年,在出社会之前,几乎是每年都会看一次,不说每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感受,至少每次看都宛若初恋,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本神奇的小说。试问有多少小说能让你耐得住性子一遍又一遍的看——这词用错了,看《高手》绝对是种享受。

第一次看《真相》是在08年,很……不幸的,那开头太渣,我没看多少就弃了,因为是《高手》的续(虽然兰大本人强调过他不是,但故事脉络上来讲他就是,不过思想上确实不是),所以我直接跳结尾看,到09年我再一次温习完《高手》继而看完《饮》之后,我重启了《真相》,这次就如我上面所说的,撑过开头那几万字,真是想放下都不能,甚至熬通宵看,然后10年和11年又分别看了一次,《饮》也看过两次。

《高手》、《真相》、《饮》应该放在一起说,这是高手系列三部曲(我这里就这么称呼了,下同),加上《情与血》和《暂命名》,是兰大非常有代表性或者说最好的五本小说(《王》一直没看完,先不说!)

《高手》是兰大第四本小说,第三本是《断续》,也是唯一太监的一本,兰大毅力很高,让他烂尾容易,让他太监,则有点违和。但《断续》会太监其实我个人是很理解的,《断续》还没写完的时候,兰大就启动了《高手》,这两本书从笔力上来讲隔着十万八千里,《高手》是兰大跨越性的升华,如果这本书是你写的,你写着写着再去看看《断续》,让你再去写《断续》,说真的,那画面太美,想想都蛋疼。

按时间顺序,《暂命名》发生在《高手》之前,如果从整体质量来看,这本书可排进兰大作品前三。

在这里我也要为《惊仙》可惜一下,自《饮》之后兰大写开头已经是一绝,《惊仙》和《情与血》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但《惊仙》后半的自毁,使得这本书的层次完全被拉低了。

说回《暂命名》。

其实这本书我更愿意把他跟高手系列拆开来看,如果作为一本独立的着作,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会更高,WHY?

因为他破坏了《高手》的思想。

《高手》这本书,布局非常大,由于毕竟是网文,写的不好的地方就不深扒了。布局和背景比较大的小说,首先在要人物上百花齐放,不然就三少流全世界看一个人,我呵呵一下。

……人物上百花齐放,像《火影》《秦时明月》一类,真TM是反派小喽喽都会有粉丝,说明什么?人物上来讲没有绝对的“恶”,这世上有坏的那么彻底从出生开始就励志要做坏事做坏人的人吗?

人性。

兰大是非常善于写人性,或许源于他一直以来都有在对人性的思考。

《高手》中分为五个角度,也就是五大主角:依韵、小剑、紫衫、喜儿、暮色,五个人,五种性格,都是主角,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写成独立的小说,且一定都是非常精彩的小说,这五个人写在一本书里,加上若干出色的配角如乐儿、群芳妒之流等等,我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我的赞美。

《高手》中是以依韵为视线焦点,贯穿思想中心的“高手是寂寞的”也是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当时的兰大笔下,高手是1%的天分+99%的汗水,当时兰大写依韵的时候,他是没什么天份的,应该说最多只比平凡的人好上一点,那么是什么能让他达到冠绝兰大笔下古今的五大传说级别的地步?勤奋,努力,耐得住枯燥和寂寞,自他第一次看到小剑的时候,他发现到小剑除了必要,其他任何时候都在修炼,他蹲在城墙看了小剑七天,七天来小剑除了日常的吃饭喝水等,都是在修炼,当时的江湖,是小剑和喜儿的江湖,站在他那种境界,还要如此的刻苦,依韵由此顿悟,终明白到要成为高手,必定要耐得住枯燥和寂寞,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逐渐成长。

正如兰大借黑木崖东方不败一战不存的话:

“你说我们不懂,我确实不懂,今天已经败于你手,生死都掌握你手中,我想明白,为什么,我早已达到无招境界,我早已经对于速度,力量,身法,真气的凝聚度完全应用纯熟之极,但我却这么多年无法突破,却跟你们有这么巨大的差距。这到底是为何?我不甘心!多少年的苦修,其它人在跟朋友聊天畅谈,在快乐,在悠闲,在睡着舒服的觉时,我却是在不停的修炼,我不甘心!!”不存的话,却是场中多少高手都曾经经历过的寂寞和孤独,闻言纷纷更觉黯然,同时心中也对不存生起钦佩之情,几十年如一日的这么过,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种毅力怎能不叫众人钦佩?
在这里也要发表一下感叹,过去或者现在的大多数小说,做高手都是快乐的,什么“高处不胜寒”只是用来陶冶情操的,要什么修炼要什么刻苦,随随便便弄颗什么丹或是捡本绝世秘籍或是双休大法什么的,直接一蹦天成,享受不尽的财富名声和美女,说真的,这样的高手我都想做。

但大家是有思想深度的人,我想发财都想疯了,就差天天去买彩票了,但那种空虚的幻想除了一时爽能为你带来什么?

古龙的小说并没有对武功太多的重视,他写的是人,但也朦胧提到了,成为高手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和艰辛,他们日复一日的重复一个动作,在枯燥、寂寞和孤独中所锤炼出来的高手,但古龙更多的只是衬托人性,关于武功成长只是一笔带过。

兰大则做了直面的解释,像《高手》全文中依韵无时无刻不在自修状态。

那么问题就来了:

高手的思想核心中,成为高手没有捷径。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就要耐得住寂寞和枯燥,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逐渐锤炼而成,任何人都可以,天份固然重要,但刻苦更重要,五大传说按天份来排,紫衫堪称完美,小剑次一点,喜儿再次一点,依韵和暮色则着实特色不大,他们能临界巅峰,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刻苦。

当然还有悟性和幸运,幸运这东西每个人或多或少能会遇见,只看你能不能抓住,不存的问题是出在悟性上,后来经过依韵的点化,终于得悟,但这个问题不是重点,不存悟性很差吗?相反,很好,我们可以发现,五大传说高不存等人一筹的是他们有对这个世界独自的见解,就是“质”与“的”一念之差造成了他们的差距。有些东西是息息相关的,说白了就是经历,不存等人缺乏了这种经历。

这个思想体系就非常高明或者非常励志了。

但《暂命名》的结尾就有种《高手》世界观崩塌的即视感了,我一直以为五大传说至少紫衫除外的本都是些平凡人,他们的成就更多源自他们的刻苦,好嘛我了个槽的到最好原来依韵是剑帝剑尊的后人,紫衫和小剑是地魔王太尊的后人,喜儿是逍遥黑心的后人,奶奶个熊的,这些都是真神啊,原来江湖四大传说全是真神之后,这脸打的我开始怀疑人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