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芒:《蠢男子之歌》

  麦芒:《蠢男子之歌》

 

可怕的死亡教会我放纵欲望

二十岁是短命,一百岁也是夭折

上天不会再派同样的人

顶替我享受那份该得的恩典

既然我挣不到什么财产

那就索性赔个精光吧

象一只无所事事的雄蜂

交尾一次便知趣地去死

是人间的花,请在人间开放

哪怕被摘也胜似默默无闻

我只有一颗煮在肉锅里的良心

肉锅受煎熬,良心也不安

迎风流一千次泪吧

仿佛把蜡烛点燃掖进衣袖里

下一千盘棋,赌一千回咒

在一千张纸上写下一千个“我爱你”

我重新吃上了早餐

告别了往日浪荡无行的床枕

我用鸡蛋和头脑把肉体喂饱

我该说这一天里我比较幸福

丢掉的爱情,我不会想起

正如不会去追赶一辆公共汽车

尿液也散发着隔夜的酒香

那毕竟是从我心底流出的

我伸出的舌头连着舌根

甜也罢,苦也罢,都是营养

魅力一天一天就这样长大

直到牙齿不小心咬痛了它

该做的祈祷梦里全做了

生活在一月翻开了新的一页

我只来得及拉扯住内裤

其余的恶习已经从身上抖落

我向空空的酒杯吐出心来

以后再不准它任意为谁跳动

在我居住的城市的一角

一切的一切不觉都在变化韵脚

黑暗纺成白昼,树影纺成街道

楼房变成宽阔的田野

一个人变成过去的我

另一个人很快从我这里飞走

梦什么也不报

不报喜更不报忧

为何一支民歌的古老旋律

七个音节全为我敞开

那扇通向车厢之门

门内有爱情,门外有奔波和孤寂

 

  致时代或一些女性的献辞

 

我赞成把我从食品中开除出去

因为我再也不愿意成为

你们那必不可少的一口

饥饿去吧,带着矜持和嫉妒

带着房子般巨大的上腭和下腭

请你们,重新咀嚼沙土

搅拌着唾沫,眼泪和空虚

请你们再享受一顿没有主人的晚宴

至于我,让我独自呆着

裸露或者腐烂,留下气味

就够了,而且气味会慢慢肥沃

胜过你们小心并拢的两条大腿

 

  另一篇献辞:为某个女性

 

在我写不出的诗歌当中

你必定占有大部分的位置

没等我提笔,窗外风已经很大

好象抛耍着一枚亮晶晶的硬币

树枝也在摇晃,墨水已经枯竭

我的嘴唇啊,怎好意思将你吐出

只有你的烦恼与我的忧伤相连

你的兴奋和我的喜悦交融

在一片我们都看不见的池塘中

燕子照见自己孤独而轻快的舞姿

转动呵,转动呵,从你的头发间

滑行到我的纸上。犹如黄昏的月亮

 

  第三献辞:给亲爱的朋友

 

我把你们首先当作一个整体,亲爱的朋友

在难忘的夜晚你们就是天幕

悬挂着星星的睡眠和基督的面容

虽生犹死和虽死犹生,这两个相反的成语

多么一致地概括出我们在人世

二十几年备感荣幸的客观处境

然后你们是个人,是一个个出生日

和出生地,操着各自的口音

向那些奇怪的女人求爱

在大学里烟雾缭绕的下流聚会上

有的狂饮,有的痛哭失声

有的沉静地观察,不失时机地微笑

这分别够成伟大诗歌的纯洁内涵

因此我想念你们,借以

饶恕曾经多我们不忠的时代和女人

饶恕那穷困的生活和野蛮的风景

以及自己的种种过错,千里之外

或是咫尺之内,我都能触摸到你们

熟悉的脸,比想象的还要英俊动人

现在,请你们也想念我,一个蠢男子

肝比心更大,除了赞美,什么也不愿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