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非序《人类文明发展状态》

高手非序《人类文明发展状态》节选兰帝魅晨2005年10月06日 18:27

物质文明极限状态的臆测发展形态流程。

自动化的生产达到一定规模,必然导致更一进步的事业,在到一定程度产生更距离化的差异时,无人可以否认自动化带来的种种优势。这包括资源的开采,加工,制造。这不是一个瞬间的转变过程,其间必然经历漫长的时间洗涤。比如大量的失业人口生存问题的解决,不可避免的将由政府承担,自动化带来的生产力提升无论是企业或是政府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随时间的推移,被机器逐渐取代的岗位,大量可由人从事的工作越来越少,但强大的生产力创造的物质价值,远比过去来的更高。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完全有能力凭借强大的物质创造能力供养越来越多不需要从事工作的人口。失业的人90%不是因为失去工作本身而无可接受,而是失去生活的依凭而不得不接受,但是在长期的过程中,即使失业所得的保障仍旧不比在业差的时候,大部分人是绝不会因此愤怒的。

时间的推移下,逐渐无需工作却能很好生活的形态已经成为一种人人都接受的普遍状态,再过上数代,从一出生周遭已然是这样时,古老的生存模式早已被人所遗忘。机器的效率,工作时长都不是人力所能比拟的,物质文明的极限状态,整体社会的形态也已经成为一种共同的认知的存在,货币制度根本已无任何存在的意义,生存的人们只需要享受着机器提供的一切,人与人之间的物质享受差异在终极形态下已经没有攀比性,跟不存在所谓的商业机构,必要的交流,一切的社会形态存在都为了发展更前进更有效率的物质文明。物质文明形态下的周遭一切生产,劳力,习惯的让人认为如同每天都该睡觉一般自然。

文中的背景,所谓虚拟空间混沌纪元的设定,便是这种时期的产物。大量人口的存在,消耗的物质是巨大的,如果进一步降低这种消耗?让体生理机能维持在沉睡状态,以机器提供每日基本的营养需求,将人的活动移之虚拟世界,混沌纪元便是这种产物的存在。这之后的人们,只将存在其中,这不但解决物质消耗,更变相延长个体生命的长度。各国纷纷以埋葬的古老历史打造混沌纪元的背景,人们逐渐被迫转入其中,除了开始存在少数的抗拒,这之后,何来的选择余地?物质文明形态,一切以进一步提升物质文明发展为主导,一直享受着物质文明带来的一切的人们,又凭什么能抗拒?在一定时期之后,后续诞生的人们,早已经将这种模式认为是本就应该的,又怎会抗拒? 文中的背景,很可怕,至少我自己这么觉得,但不过是一种臆测的背景的而已,不过是我个人认为在一定条件下可能存在的形态而已,不过是为了让文中角色的存在无可逃避而已,不过是为了抛弃文中虚拟网络之外的现实落笔而已。倘若您要说着不是网游,我不反对,但说不该打网游的名号,我疑惑之。虚拟创造的世界,不存在真正死亡的世界,选择全由自己决定的世界,它不是一个虚拟网络游戏,那是什么呢?文中的背景,是存在于虚拟网络,是存在于现时没有的形态,它确实是个虚拟游戏,不过,是个在文中背景下不得不进行的游戏,是个无法下线的游戏,一个无法选择的游戏。但它,只存在于文中。

此外,某些书友对文中的形态感到很可怕,或许未曾看过我设定中的内容,不是文中进入的人必须进江湖的,更多的人选择是不踏入江湖,甚至更多的人以虚拟世界中学习进入虚拟世界中的朝廷,更多的是在大城市内选择普通的平静的生活的。但是,对于选择进入江湖的人,血雨也好,腥风也好,灾难也好,那是选择踏进江湖这个旋涡的人无法回避的,文中的背景下的虚拟世界,不存在为商业为目的运营的游戏中必然的强制保护措施,文中的江湖人,进入了江湖,只能去适应这个规则。

这些,只存在于文中的背景,只存在于文中背景下的虚拟网络,跟我们眼下的现实或是网络,毫无关系。特此简单说明,对于日后书评中提及背景问题甚至联系到现在的网游和社会形态背景下的逻辑抨击,原谅我不再做任何解释。

我并不太待见网络写手,兰大是个例外

兰大的成功(也有人认为他至今没有成功)应该是从高手寂寞开始的,高手之前,思想可以,但文笔和剧情着实不太上档次,高手之后,文笔上一本比一本好,由是有了兰神之称,到《饮》的时候,文笔上已堪称大成。

以《饮》为分界线,《饮》之前的作品,开头都很渣,属于慢热型,开头看的打呵欠,但只要坚持看就去,就越看越有劲,越看越欲罢不能。

《饮》之后,开篇便能引人入胜,这点上我认为跟古龙很像,开篇经典,后半就开始越写越差了,能摆脱这点的只有《情与血》。

其实出版兰大的书,我个人认为《情与血》比《高手》更有出版价值,当然有这个条件的话两本都出最好。

其实我也明白,《高手》是个梦。。。。

其实我觉得兰大已经老了,说直白点就是江郎才尽。。。

《惊仙》《读心》《高手2》,三本可以放在一起说,开局都相当经典,我现在都记得惊仙初时掉下悬崖时的那份坚持,兰大很多桥段都能让人心颤抖…

这三本的共同点也一样,写到后面,说实在的,只有惊仙我跳着看完了,读心完全无力吐槽,高手2没看,其实我认为,兰大本不用写高手2的。

也许,他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也可以说是文人的悲哀吧

其实我认为兰大应该算是成功了,他的思想影响了不少人(应该),无论是在写作方面,还是为人处世。

要先说明一下了,写此贴完全本着天马行空想到什么说什么的心态,没有任何逻辑顺序,跳跃会非常大。因为我对兰大要说的实在有很多,整理成文逻辑密切思维清晰什么没十天半个月基本搞不下来。要拍砖的也尽量轻点,我这人口才不好不会辩论,另外此贴全是我个人主观的东西,仅代表我个人个人个人个人个人….

还有,我对兰大,绝对是真爱~~!

第一次看《高手》是2005年,最后一次是2011年,在出社会之前,几乎是每年都会看一次,不说每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感受,至少每次看都宛若初恋,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本神奇的小说。试问有多少小说能让你耐得住性子一遍又一遍的看——这词用错了,看《高手》绝对是种享受。

第一次看《真相》是在08年,很……不幸的,那开头太渣,我没看多少就弃了,因为是《高手》的续(虽然兰大本人强调过他不是,但故事脉络上来讲他就是,不过思想上确实不是),所以我直接跳结尾看,到09年我再一次温习完《高手》继而看完《饮》之后,我重启了《真相》,这次就如我上面所说的,撑过开头那几万字,真是想放下都不能,甚至熬通宵看,然后10年和11年又分别看了一次,《饮》也看过两次。

《高手》、《真相》、《饮》应该放在一起说,这是高手系列三部曲(我这里就这么称呼了,下同),加上《情与血》和《暂命名》,是兰大非常有代表性或者说最好的五本小说(《王》一直没看完,先不说!)

《高手》是兰大第四本小说,第三本是《断续》,也是唯一太监的一本,兰大毅力很高,让他烂尾容易,让他太监,则有点违和。但《断续》会太监其实我个人是很理解的,《断续》还没写完的时候,兰大就启动了《高手》,这两本书从笔力上来讲隔着十万八千里,《高手》是兰大跨越性的升华,如果这本书是你写的,你写着写着再去看看《断续》,让你再去写《断续》,说真的,那画面太美,想想都蛋疼。

按时间顺序,《暂命名》发生在《高手》之前,如果从整体质量来看,这本书可排进兰大作品前三。

在这里我也要为《惊仙》可惜一下,自《饮》之后兰大写开头已经是一绝,《惊仙》和《情与血》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但《惊仙》后半的自毁,使得这本书的层次完全被拉低了。

说回《暂命名》。

其实这本书我更愿意把他跟高手系列拆开来看,如果作为一本独立的着作,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会更高,WHY?

因为他破坏了《高手》的思想。

《高手》这本书,布局非常大,由于毕竟是网文,写的不好的地方就不深扒了。布局和背景比较大的小说,首先在要人物上百花齐放,不然就三少流全世界看一个人,我呵呵一下。

……人物上百花齐放,像《火影》《秦时明月》一类,真TM是反派小喽喽都会有粉丝,说明什么?人物上来讲没有绝对的“恶”,这世上有坏的那么彻底从出生开始就励志要做坏事做坏人的人吗?

人性。

兰大是非常善于写人性,或许源于他一直以来都有在对人性的思考。

《高手》中分为五个角度,也就是五大主角:依韵、小剑、紫衫、喜儿、暮色,五个人,五种性格,都是主角,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写成独立的小说,且一定都是非常精彩的小说,这五个人写在一本书里,加上若干出色的配角如乐儿、群芳妒之流等等,我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我的赞美。

《高手》中是以依韵为视线焦点,贯穿思想中心的“高手是寂寞的”也是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当时的兰大笔下,高手是1%的天分+99%的汗水,当时兰大写依韵的时候,他是没什么天份的,应该说最多只比平凡的人好上一点,那么是什么能让他达到冠绝兰大笔下古今的五大传说级别的地步?勤奋,努力,耐得住枯燥和寂寞,自他第一次看到小剑的时候,他发现到小剑除了必要,其他任何时候都在修炼,他蹲在城墙看了小剑七天,七天来小剑除了日常的吃饭喝水等,都是在修炼,当时的江湖,是小剑和喜儿的江湖,站在他那种境界,还要如此的刻苦,依韵由此顿悟,终明白到要成为高手,必定要耐得住枯燥和寂寞,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逐渐成长。

正如兰大借黑木崖东方不败一战不存的话:

“你说我们不懂,我确实不懂,今天已经败于你手,生死都掌握你手中,我想明白,为什么,我早已达到无招境界,我早已经对于速度,力量,身法,真气的凝聚度完全应用纯熟之极,但我却这么多年无法突破,却跟你们有这么巨大的差距。这到底是为何?我不甘心!多少年的苦修,其它人在跟朋友聊天畅谈,在快乐,在悠闲,在睡着舒服的觉时,我却是在不停的修炼,我不甘心!!”不存的话,却是场中多少高手都曾经经历过的寂寞和孤独,闻言纷纷更觉黯然,同时心中也对不存生起钦佩之情,几十年如一日的这么过,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种毅力怎能不叫众人钦佩?
在这里也要发表一下感叹,过去或者现在的大多数小说,做高手都是快乐的,什么“高处不胜寒”只是用来陶冶情操的,要什么修炼要什么刻苦,随随便便弄颗什么丹或是捡本绝世秘籍或是双休大法什么的,直接一蹦天成,享受不尽的财富名声和美女,说真的,这样的高手我都想做。

但大家是有思想深度的人,我想发财都想疯了,就差天天去买彩票了,但那种空虚的幻想除了一时爽能为你带来什么?

古龙的小说并没有对武功太多的重视,他写的是人,但也朦胧提到了,成为高手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和艰辛,他们日复一日的重复一个动作,在枯燥、寂寞和孤独中所锤炼出来的高手,但古龙更多的只是衬托人性,关于武功成长只是一笔带过。

兰大则做了直面的解释,像《高手》全文中依韵无时无刻不在自修状态。

那么问题就来了:

高手的思想核心中,成为高手没有捷径。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就要耐得住寂寞和枯燥,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逐渐锤炼而成,任何人都可以,天份固然重要,但刻苦更重要,五大传说按天份来排,紫衫堪称完美,小剑次一点,喜儿再次一点,依韵和暮色则着实特色不大,他们能临界巅峰,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刻苦。

当然还有悟性和幸运,幸运这东西每个人或多或少能会遇见,只看你能不能抓住,不存的问题是出在悟性上,后来经过依韵的点化,终于得悟,但这个问题不是重点,不存悟性很差吗?相反,很好,我们可以发现,五大传说高不存等人一筹的是他们有对这个世界独自的见解,就是“质”与“的”一念之差造成了他们的差距。有些东西是息息相关的,说白了就是经历,不存等人缺乏了这种经历。

这个思想体系就非常高明或者非常励志了。

但《暂命名》的结尾就有种《高手》世界观崩塌的即视感了,我一直以为五大传说至少紫衫除外的本都是些平凡人,他们的成就更多源自他们的刻苦,好嘛我了个槽的到最好原来依韵是剑帝剑尊的后人,紫衫和小剑是地魔王太尊的后人,喜儿是逍遥黑心的后人,奶奶个熊的,这些都是真神啊,原来江湖四大传说全是真神之后,这脸打的我开始怀疑人生了。

和高手有关的话

和高手有关的话

忘了,忘了,不记得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不再关注着这个江湖,我只是一个怀旧的人,拿着多年前一个陌生人给我的剑,彻底的融入这漫天的雨丝中。

忘记了送我剑的陌生人的长相,印象中最深的就剩下这把剑。努力回忆着这些年我经历的种种,初碰到这剑,我爱不释手。它没有华丽的外表,但是它那迷离、意味深长的剑身却一直让我不能忘怀。那年,我被人追杀,我走投无路,前面是悬崖,后面是追兵,我不得不放弃了剑,跳入崖中。也许是我命不该绝,也许是上天怜悯,我侥幸活了下来,并且能侥幸的修成不朽神功。

当我付出征战天涯的时候,我意气风发。可是究竟寂寞考验的我突然地感到了迷茫,不在喜欢那个天下第一的称号,不在执着于名利的追求。我整天的忙碌着,却找不到了归属感。在我手中名扬海内外的剑很多,可是,没有一把让我如此的铭心刻苦。

也许铭记,就是如此,铭记那些我拥有的时候不珍惜的现在却失去了的。

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间,当时光的沙粒顺着我的手指溜走,我痛苦了。费劲千辛万苦寻回属于我的剑,它依旧如此,乍看起来没有任何光华,可是抚摸着它内心却有别样的宁静。时间不过如此,忘却了的迟早会忘却,铭记的永远不会从指间溜走。

有人问我,你拿着一把多年前毫无光华的剑行走在江湖上不觉得有失身份吗?我每次这个时候都会记起那个铸剑人的话: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说实话,我懒得和他解释,有些事情他们没有经历过,没有抚摸过剑,没有看过剑的形成,他们真的不懂。

其实我还有很多回忆和剑有关,只不过都忘了,都忘了。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铸剑人的名字叫兰帝魅晨,那把剑的名字叫高手寂寞。

我不是高手寂寞贴吧的人,我只是兰迷交流群的一员,看到你们说的这个,手痒写了点给自己看看。我是高三那年开始看高手寂寞的,说实话当时的感觉就是阅此书天下无书可阅的感觉。我不是故意来吹捧,高手也看了六七遍,平常也喜欢卖弄,所以就写了点给自己看看。后来想还是去给你们也看看吧,能给意见最好。想说的很多,可是呢很多时候总是限于好多事情都没能说出口,我在这玩玩 呵呵玩玩 。

by:兰迷交流群,名片:不简单